“没想到无名气势丝毫不差,看来这段时间出去他又有奇遇!”“多,多谢少侠,不杀之恩!”这些隋朝御林军将士,却不都是一个个曾征战过杀场的热血男儿,却不知道眼前这位白衣少年极力之下手下留情,一声肺腑感激之言,纷纷坠入眼下暖流遁水离去。血魔老祖并不恼怒,脸上挂着笑意,姜遇越是回应他,则成功挑拨其他人出手的几率越大。

众人又下潜了小半个时辰之后终于探到了海底,不过入目的是一片恐怖的景象。无名思索着如何能让天域阁在短时间内成长起来,当初他挂名在天域阁,很重要的一点是希望将来借助天域阁的力量,能够帮上自己的忙,

  他们守着“最寂寞”的春运岗位,也可能将是这个职业最后的坚守者…

  清晨,北京的槐房路道口旁,值班室里的压道铃“嗡嗡”响起,道口工张连弟赶忙起身走到门外,站上接车亭,双眼望向铁轨尽头。

  伴随着一串长鸣声,列车从他面前驶过。每当这时,他都要保持注意力高度集中,留意铁轨附近情况以及栅栏外等候的行人、车辆,保障列车安全通过。

  这是张连弟职业生涯中的第39个春运,也是他在槐房路道口的第10个春运。在北京这个最后的站内道口上,他和另外十几个工友在简陋又寂寞的值班室里,坚守着最后的职责。

  最“寂寞”的春运岗位

  位于北京丰台区的槐房路道口隶属于双桥站大红门站管理。

  这条宽7.7米的道口,是北京地区最后一条通行公交车且由车站管理的站内道口。

  道口两旁,有两间小小的值班室,分别负责保障上行和下行列车安全通过。每天会有两个班次的道口工轮流值班,24小时不间断。

  58岁的张连弟就是其中一员。

58岁的道口工张连弟正在在道口值守。 中新网记者 张尼 摄

  1月21日,伴随2019年春运拉开大幕,张连弟和同事们又一次进入了春运时间。不过和其他铁路工作者相比,这个岗位要特殊得多。

  他们见不到提着大包小包匆忙赶路的旅客,终日相伴的只有办公桌上的两部电话、记录列车经过时刻的册子以及一个公用的烟灰缸。

  十几个同事中,绝大部分都是烟民。常年面对枯燥的工作环境,只有点上一支烟,才能排解心中的寂寞。

  上岗前,张连弟的手机会统一交由车间保管。在岗位上的12小时里,道口工必须时刻留意周围的情况。工作时,看手机、读报纸、听收音机这样的行为都是严令禁止的。连吃饭、上厕所都要轮流去。

槐房路道口 中新网记者 张尼 摄

  这条线路每天都会固定开行107对列车,平均每6、7分钟就会有一辆列车驶过。

  值班时,张连弟往往回到值班室椅子还没坐稳,提示火车进入道口的压道铃又会“嗡嗡”响起。发车密集时段,干脆要一直在外面站一两个小时,无论严寒酷暑。

  工作久了很多道口工都会有“幻听”的职业病,回到家后耳边还是铃声。因为平时除了压道铃声和火车驶过的笛声,他们很难再听到其他声音了。

48岁的杨宝顺正在值班  中新网记者 张尼 摄

  4年一次的除夕团圆饭

  和所有铁路工作者一样,除夕夜的团圆饭对于道口工们来说也是个奢侈品。

  48岁的杨宝顺已经在道口工作了5年,这些年,他除夕夜很少能和家人在一起度过,基本都是上岗值班。

  按照现有的排班安排,每个职工平均四年才有一次回家过除夕的机会。如果不巧赶上班次调整,这个循环间隔就还要延长。

  “我可能不是一个好父亲。” 谈及过年的话题,不爱说话的杨宝顺脸上流露出无奈。

  如今杨宝顺的女儿已经20岁了,但因为一直在铁路系统工作,孩子小时候能和他相处的时间很有限。特别是干上道口工以来,工作节奏就变成了白班加晚班循环。

中午杨宝顺只能在值班室匆匆吃几口饭。

  因为长期熬夜值班,杨宝顺的生物钟早已颠倒了。

  “回到家里就想倒头大睡,很少有精力和家人聊天,更没有什么爱好,和普通人比,我的生活应该算挺枯燥的。” 杨宝顺说。

  春运开启后,杨宝顺和所有同事们又开启了“春运模式”。

  这段时间,他们在休班时手机也必须保持通畅。即便是不在岗,也要为突发情况或者恶劣天气做好准备,如果有需要,他要随叫随到。

  不过,今年杨宝顺很幸运,春节期间他没有排到除夕夜值班,可以和家人团聚了。

  “也没别的什么安排,就希望能在家踏实吃个年夜饭,好好陪陪家人。”杨宝顺说。

道口边的警示牌 中新网记者 张尼 摄

  曾救下卧轨自杀者

  在别人眼里,道口工的工作艰苦、枯燥,但是对于住在周边的人来说,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岗位,行人车辆才能安全通过道口。

  别看这条道口不起眼,但地处公益东桥南侧,紧邻南四环,道口每日通过列车百余对,加之站内调车作业频繁穿越道口,公铁矛盾异常突出。

  尤其是每天早晚上下班高峰,或是列车通过和调车作业密集的时段,路上等待的汽车、电动车、自行车和行人往往就会把小小的道口堵得水泄不通。

  “最长时行人车辆一个多小时都不能放行,有时候光等候的行人就能有上千人,一旦放行,我们就要在人车混行的状态下,疏导上千人安全通过道口,压力非常大。”杨宝顺说。

  即便如此,因为被拦截在道口外时间过长,很多行人、司机心里憋着火,就会把怨气撒在道口工头上,对此杨宝顺和同事也只能默默忍受。

车辆经过繁忙的道口 中新网记者 张尼 摄

  这些年,“险情”也时有发生,他们还几次救下试图卧轨自杀的人。

  去年夏天的一个夜晚,杨宝顺和搭档赵献玲一起值班,当道口放行时,他们发现一个女子行为异常,她没有随着人流一起通过道口,而是顺着铁轨独自一人向远处走去。

  敏感的杨宝顺和赵献玲马上意识到不对劲,赶忙冲出去追赶女子。跑到近处两人才发现这名女子已经喝醉,精神状态很不稳定,详细询问才知道她是刚和家人吵架离家,一时想不开要走极端。

  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后,两人一边劝阻女子,一边与警方取得联系,最终将女子安全带离道口。

  “现在想想也很后怕,当时如果没有留意到她,也许就要酿成惨剧。” 赵献玲回忆说。

  最近这些年,槐房路道口还没有发生过一次意外事故。

更衣室内的木质衣柜已经变成“老古董”  张尼 摄

  年轻人不愿意来了

  这些年,张连弟明显觉得体力有点跟不上,12个小时的工作强度对于年近六旬的他来说有些吃不消了。

  不过和他一同工作的同事们也已经不年轻了DD14个职工平均年龄已经达到53岁,年近五旬的杨宝顺已经算是他们当中最“年轻力壮”的了。

  “这样的岗位年轻人都不愿意做了,光是在这里干巴巴守12个小时就没几个能受得了的,况且待遇也不高,我们这也有人才断层啊!”说完张连弟哈哈笑起来,然后又摇摇头。

  如今,张连弟的女儿已经进入了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工作。孩子的工作内容他搞不太懂,但是他知道,年轻人喜欢那样的工作。

  作为年纪最大、也是在道口坚守时间最长的老职工,张连弟也深知,他们这批人可能会成为最后一批道口工。

  未来,随着城市规划的推进和技术进步,道口工最终可能将退出历史舞台。

张连弟的背影 中新网记者 张尼 摄

  最后的坚守

  两年前,原北京铁路局和地方政府开始协调解决槐房路道口的公铁矛盾问题,启动了槐房路道口“平改立”工程。

  目前,工程一期已经基本完成,一个宽9米、高2.5米,可以双向通行的地下涵洞已经完工并投入使用。

  不过,为避免出现人车混行发生事故,涵洞目前只能通行自行车和行人,机动车仍然要途径地上道口。对于道口南边的槐房村村民来说,如果想上南四环,穿越道口也是最短路径。

  “群众对于道口还有需要,所以我们还不能彻底关闭。”赵献玲告诉记者。

  据大红门站相关负责人介绍,伴随着“平改立”工程的继续推进,槐房路道口有望关闭,但目前考虑到行人车辆出行等需求,仍然有很大困难。

  对于张连弟和他的同事们来说,一方面,很期待这项工程能够彻底实施,将人力从高强度的道口看守工作中解脱出来,另一方面,即将告别自己的工作岗位又有些感慨。

  再过两年,张连弟将年满60岁,到了退休的年龄。在铁路上工作了一辈子的他,职业生涯中所剩的春运已经屈指可数。

  “希望能站好最后一班岗。”他说。

石暴听完阿诚所说话语之后,当先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又冲着阿诚摆了摆手,示意其也坐下之后,这才沉声叙说了起来。牛头乱目翻滚,驴妖,马妖,立马求饶,道“哎呀呀,少侠,饶命啊!”

  中俄合拍片《战斗民族养成记》改编自同名剧集,新京报专访主创解读幕后故事
  中国女婿搞定俄罗斯岳父,要过几关?

  我们习惯把俄罗斯人称之为战斗民族,他们能在雪地漂移,徒手打熊,一直彪悍地生活在远方,似乎血管里流的都不是血液,而是伏特加。2015年,一部俄剧《战斗民族养成记》在国内风靡一时,该剧通过一个美国记者的视角,讲述他结识了一系列性格各异、不按套路出牌的俄罗斯人,凭借着新奇搞笑的画风和精准的吐槽讽刺,至今该剧都在豆瓣上保持着9.1分的高分,在内地观众群里也拥有大批粉丝。本周五即将上映的中俄合拍片《战斗民族养成记》就是根据该剧改编的同名电影,新京报专访主创,解读战斗民族既猛又萌的一面。

  剧情 中国女婿拜见俄罗斯岳父

  电影版《战斗民族养成记》是由剧集版原班人马打造,但角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次遭遇战斗民族“调教”的不再是美国记者,而是一名来自上海的小伙子,剧情设置也非常简单,相当于中俄版的《拜见岳父大人》,讲述的是上海小伙为了追求真爱远赴俄罗斯提亲,可到了当地才发现战斗民族实在凶猛,岳父是个寡头大佬,对女婿要求极为苛刻,眼界很高也非常难搞,为了追求到自己的真爱,他不得不接受彪悍岳父的一系列考验。导演夏昊表示,剧版和电影版的差异就在于主角是来自于不同文化的国家,而最大的考验就是把中国元素融入进去,做到最好的“落地化”,“我认为这一点的解决方法在于选对演员,而我们目前的搭配起到了非常好的化学反应,把这一点非常极致地体现出来了。”

  看点 文化差异和异国风光

  中俄两国文化差异的不同形成影片最大的看点,代表中国文化的上海女婿彭鹏和代表俄罗斯文化的寡头岳父,在文化层次上产生了激烈碰撞。据悉,《战斗民族养成记》整个拍摄耗时2个月,曾在多地取景,包括莫斯科及其郊区、北京、上海,值得一提的是,俄罗斯的冬季美景和一些地标性建筑也将在片中出现,这对于很多观众来说也是一部翔实的旅游观光片。另外,饰演彭鹏的董畅在之前也没有去过俄罗斯,他表示正因为自己没有什么经验,才能演出电影的新鲜感。《战斗民族养成记》非常适合对俄罗斯“零基础”的观众。你不用对俄罗斯文化有过多了解,也不用提前做功课,毕竟这部剧就是讲俄罗斯文化和中国文化差异的。只要牢牢记住“俄罗斯=战斗民族”、“美女和熊很多”、“寡头特别彪悍”、“俄罗斯人喝伏特加就像喝水一样”等几个关键信息,就能被他们一次次的自黑逗乐,将他们一切难以理解的行为解释为“可以,这很战斗民族”。

  前景 赶上“回家提亲”档期

  俄罗斯电影目前在中国电影市场仍然处于探索阶段,票房分析师罗天文认为,《战斗民族养成记》的上映对市场来说其实蛮有意义,“虽然俄罗斯电影的引进不足为奇,但是作为中俄合拍片进入内地影市来说就不一样,它的身上起码看到了以后中俄合拍的良性发展的趋势,尤其这部影片的题材可以说是充满了喜剧特点,加上又是俄罗斯文化入门小手册。在观众习惯了中美合拍片的当下,其实中俄双方的观众对彼此国家都有猎奇心,所以靠着好奇和了解的意愿有可能能产出不少票房水花。”目前,该片提档一日与《情圣2》同天竞技。从事多年院线工作的院线经理李玉霖告诉记者,目前《战斗民族养成记》的排片虽然很不受宠,但在这个档期恰逢快到春节,“岳父攻略”、“回家提亲”的题材与很多受众的契合度还是挺高的,随着口碑发酵和排片上涨,该片应该会有挺出彩的票房成绩。“俄罗斯电影去年在中国影市成绩不佳,《花滑女王》只有不足2000万票房,可能是因为受该片的题材所限,但总体来说《战斗民族养成记》的题材和剧情很符合中国观众的胃口,再加上中俄合拍的加持,它的票房表现还是挺值得期待的。”

  对话主创

  新京报:作为中俄合拍电影,对中国观众有什么期待呢?

  维塔利?哈耶夫(饰演俄罗斯岳父):坦白说真的不好评价(笑),因为电影还没有上映。就我们来说也只知道拍摄过程,我能确定的是经过这个电影中国观众会对俄罗斯有更深入的理解,中俄友谊会越来越深。

  新京报:拍这个戏在冰天雪地之中有没有一些抗冻秘诀?作为地地道道的湖北人,面对战斗民族的岳父从开始到结束是怎样的心路历程呢?

  主演董畅:没有秘诀,真的很冷,在俄罗斯拍戏就两个字“硬上”。一开始接触到这两位俄罗斯演员对他们一点了解都没有,一见到他们,他们就特别热情。在演戏的时候,基本上没有距离,每当我冷到手脚发麻没有知觉的时候,寡头爸爸和情敌罗马都会跑过来给我披衣物,搓手,对我真的很好。我觉得有距离的只是台词上面,电影、情感都是相通的,跟两位演员在一起搭档特别舒服。

  搞定俄罗斯岳父攻略书:

  第1关:伏特加酒局

  对于嗜酒如命的俄罗斯人来说,没有什么是一箱伏特加解决不了的。初次见面彭鹏被寡头准岳父的热情好客忽悠,邀请彭鹏参加俄罗斯转盘(转盘上放着水和烈酒,露出喝到酒的表情的人算输),结果彭鹏分分钟就被猛烈的伏特加酒给醉昏了。

  第2关:桑拿暴击

  真男人除了能在冰天雪地中挺住,对于高温也要“勇于承担”。准岳父将彭鹏带到桑拿房体验了一把真正的热浪暴击,在极度高温的桑拿房里把自己蒸到“三分热”,彭鹏整个人被热得神志不清。

  第3关:冰雪求生

  俄罗斯人一直被认为是不怕冷的,尤其是俄罗斯的汉子更是要在冰天雪地的天气中跳入冰水中裸泳,准岳父为了试探彭鹏不惜将他推入寒冰水中反复蹂躏,还好有女友赶来营救才起死回生,但在冰窟窿里拼耐力的彭鹏直接瑟瑟发抖,怀疑人生。

  第4关:雪地猎熊

  战斗民族自然随时随地都在战斗状态,准岳父特别带彭鹏前往森林进行狩猎,要求他随时作战打到猎物,潇洒示范后,彭鹏却根本控制不好枪的后坐力,本是在帅气开枪却被后坐力反弹到地上。彭鹏单独一人被派去等待大熊出击,听到了几声枪声,准岳父还轻描淡写一句,“可能他自杀了吧。”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石暴微微一笑,来到了武器库门前,法力灌注圆石之中,石门旋即而开。“子......”独远,微微痛惜。难道吓跑了猪扒,他搬来了救兵。要真是这样的话,杨立可真是麻烦了,因为他招来的可不是一个侏儒,而是一窝了。都说猫三狗四猪一窝,要是这么发展下去的话,就光对付猪扒他们这一窝,杨立也要耗费不少精力了。 (责任编辑:杨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