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不知道涌来多少古尸,都被这奇异景象“惊住”了,它们似乎都有些错愕,走的极慢,被惊得一愣一愣的。血魔说,只要在血祭之地,别看他足不出户,任何事情没有他摆不平的,比如说有人想走出去血祭之地,如果没有他老人家同意,那也是万难的,叮嘱杨立凡是可以来找他。黑袍女子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只要他愿意,明显有求于杨立的黑袍女子,恐怕就会成为杨立顺利进阶的元力来源。

此人身材极高,满脸虬髯,腰挎金玉弯刀,身穿乌黑绸缎衫,鹰钩鼻上一双丹凤眼,时不时就会闪动处一丝凶狠暴戾的目光,此人赫然正是袁二其人。“老树人前辈,你就不要玩我了!你不会换一个小草同我说话呀!在腋下说话,你是要痒死我啊。”杨立通过皮肤接触传音给小草,小草通过地下根茎又传音给老树人,老树人接到后回话,“啊,你个臭小子,在说什么呢?听不清啊!”

  政绩观不错位 踏实干才到位(干部状态新观察?基层减负进行时)

  本报记者 丁志军 付文 张文 杨文明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干部干事创业要树立正确政绩观,有功成不必在我的精神境界、功成必定有我的历史担当,发扬钉钉子精神,脚踏实地干。中共中央办公厅近日印发《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聚焦“四个着力”,提出了务实管用的举措,其中,首先强调的就是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加强思想教育,着力解决党性不纯、政绩观错位的问题。

  形式主义实质是主观主义、功利主义,根源是政绩观错位、责任心缺失,用轰轰烈烈的形式代替了扎扎实实的落实,用光鲜亮丽的外表掩盖了矛盾和问题。形式主义劳民伤财,加重基层负担,记者就一些地方存在的问题展开调研,倾听基层干部的心声。

  DD编 者

  几块石头

  -案例:

  耗资10万立村碑

  发展产业却没钱

  -解法:完善问责机制,加强离任审计

  “花了10多万元,就换来几块大石头;说是要立村碑、做文化墙,可发展产业的启动资金,却拿不出来。”西南某县扶贫干部张畅(化名)告诉记者,临近脱贫考核节点,部分扶贫干部“做亮点”“过关”的急功近利思想在基层仍然不同程度地存在着。

  “我们村好不容易找到一家企业,可以合作建示范基地,想申请使用单位帮扶资金,结果却被‘婉拒’,说是资金要拿来做村庄文化建设。”起初,张畅觉得加强村庄文化建设并无不妥,可后来发现,所谓的文化建设,不过是耗资十几万元从外地买回来几块大石头立村碑。

  “从实际情况来看,当下产业发展远比立村碑更重要。”张畅认为,脱贫攻坚项目落地后,大多数村组都已经实现脱贫,接下来扶贫资金花到哪虽然不至于影响到脱贫任务,但会影响到未来稳定脱贫,这些资金的使用依然需要加强监管。

  中办印发《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指出,树立正确政绩观,把对上负责与对下负责统一起来。就抓落实不用心、不务实、不尽力,口号喊得震天响、行动起来轻飘飘的问题,云南玉溪市通海县委组织部部长陈雪峰说,“防止政绩观错位,干部考核既要看显绩,也要看潜绩;既要看完成指标的情况,又要重视群众满意度。”

  当下工作任务重,不少基层干部将大多数精力放在了上级布置的相关工作,特别是有考核指标或者有资金支持的工作。张畅说,“有的干部热衷追求任期内能够干成的事情,对于前任留下的资源则不怎么珍惜,对给下任留下什么也不怎么考虑。”据介绍,有个地方前任领导为了发展旅游,耗费上千万修建了环山路,如今换了新领导,旅游节停办,道路维护减少,路面已经坑坑洼洼了。张畅反映,有时候村里好不容易招来的项目,上级一听说要三年后才能见到效益,立马没了积极性。

  “‘谁的事情谁去办’‘不在我任期不关我事’,这种观点实际上就是不担当、懒政怠政。”云南昆明市官渡区纪委副书记、区监委副主任魏东认为,“落实《通知》要求,应该完善问责机制,加强离任审计,防止‘拍脑袋’决策。”“治理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不是非要处分多少干部,但通报一定要指名道姓,发挥警示作用。”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赵新光表示。

  一笔资金

  -案例:

  为搞“标准化”迎检

  挪用资金被查处

  -解法:深挖思想根源,强化决策监管

  一则标准化建设检查的通知,让时任四川雅安芦山县文广新局局长陈中献犯了愁:“单位大楼前面连LED显示屏都没有,电脑、打印机等办公设备也陈旧落后……单位形象不好,怕是很难通过执法大队标准化建设检查。”怎么办?他和局里相关负责人一商量,打起了农村建设资金的主意。

  陈中献等人找来“农村广播村村响”项目的施工方商议,用虚列广播设备套取的资金,直接抵扣购买LED显示屏、电脑、打印机等设备的费用。于是,芦山县文广新局虚列了250根电杆及87套材料,折合人民币13.05万元,并“完善”了相关手续。由于虚列资金大于后续提供的“装点门面”的设备资金,还造成了6.65万元项目资金的流失。

  “要保证每一笔财政经费都用到关键处,严禁各种‘政绩工程’。”四川省纪委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个别单位领导注重‘政绩工程’,是因为他们认为经过单位班子的集体决策,只要项目资金没有进个人腰包、没有向实施方索要红包礼金就没有问题,这种认识完全是错误的。”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117条明确规定:“盲目举债、铺摊子、上项目,搞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致使国家、集体或者群众财产和利益遭受较大损失的,对直接责任者和领导责任者,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陈中献等三人因虚列项目,套取挪用涉农项目资金问题,受到了党内警告处分。

  “这起案例暴露出部分党员干部党性不纯、急功近利的问题。”四川省纪委相关部门负责人认为,对照中办近日印发的《通知》,对于华而不实、劳民伤财的“政绩工程”,必须从思想观念、工作作风和领导方式上找根源、抓整改,同时严肃问责,警示领导干部摒弃扭曲的政绩观。

  据了解,为了整治“政绩工程”“形象工程”等,四川省实行目标绩效管理制度,将“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的整治纳入部门绩效管理有关指标,并实行日常监管与年终考评相结合的全程跟踪问效的动态监管,同时强化项目决策、审批和实施管理,确保政府公共投资能够真正用于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改善。

  一项禁令

  -案例:

  搬迁新房“一刀切”

  华而不实添烦恼

  -解法:广泛征集民意,考核更重实绩

  “你们怎么又加盖,赶紧停了!”下乡时,看到贫困户老张家里又在施工,西北某县以工代赈办主任李强(化名)连忙劝说。

  按照当地易地搬迁政策,老张一家建起了总面积75平方米的新房,含卧室、客厅和厨房,都是政府出资。“新家很好,可是没地方做饭,就在院子里支了口锅,这几天下雨,我就再搭一个厨房。”面对县里来的干部指责,老张连忙解释。

  “谁说没有厨房,这一间不就是吗?”指着一间6平方米左右的厢房,李强说。

  “那么新的房子,咋能烟熏火燎!”老张的妻子忍不住插话。

  原来,当地贫困户易地搬迁安置政策标准是人均不超过25平方米,可采取自建、统建、联建、购买商品房等方式,实际中自建数量最多。自2016年至今,当地已经设立40个易地搬迁安置点。

  “我儿子马上要娶媳妇儿了,这么小的房子,连媒婆都嫌弃。”老张说。

  “政策明文规定,严防贫困户举债建房;借款5万元以上盖房子的,不算脱贫。上边来的考核组一看面积超标,直接说我们把关不严。”李强告诉记者,为了验收通过,他们不得不“严防死守”,一律禁止贫困户新建厨房。“说到底,还是政策设计有问题,不顾贫困户千差万别的实际情形搞‘一刀切’。最后出了问题,还是我们‘背锅’。”

  李强的遭遇并非个例。记者在西北某村调研时,村干部张刚告诉记者,该村产业扶贫过程中,只等着听上级领导思路,导致产业没有找准。村里将所有庄稼地改种成梨树,后来领导换了、政策变了,大部分树被砍掉。他说,这种情况归根到底还是因为部分领导拍脑袋决策,一不认真实地调研、二不征求群众意见,一说搞产业就一哄而上,同质化严重导致产品销售困难,最终吃亏的还是老百姓。

  西北某省农业大学一位学者认为,产业扶贫是推动贫困地区长久脱贫的根本之计,各级部门要静下心来研究规划、耐下心来服务协调。要完善干部考核机制,对照《通知》要求,把工作抓具体抓深入,让基层干部群众有更多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一堆欠账

  -案例:

  为赶进度变了味

  超规举债修公路

  -解法:项目宁可停下来,也要先把欠账还上

  今年春节,苗志刚没敢回家,在外面躲债。

  “我不敢面对之前的亲戚朋友,我把他们的积蓄借来给当地修路,但快5年了,钱还要不回来。”谈起讨债经历,苗志刚满腹心酸。

  讨债的难受,欠债的更难受。“我们也想还款,但确实没有钱。当时上级要求必须按期完成,个别旗县领导因为完不成任务,还被调整岗位,许多旗县只好硬着头皮加快进度。”一名亲历这项任务的旗县领导告诉记者。

  2014年,内蒙古自治区农牧区工作会议上提出,计划利用3年时间实施农村牧区“十个全覆盖”工程,以提高公共服务水平。“十个全覆盖”包括危房改造、安全饮水等基础设施。据介绍,在地方推进过程中,试点的成功让个别领导干部产生了加快工作进度的想法。一些基层干部为了应对上级检查,想方设法往前赶。

  “‘十个全覆盖’肯定是好事,是惠民工程,但一味求快,好事就变味了!各地项目一窝蜂上马,冲击了市场秩序。”当地一位施工企业负责人介绍,“原材料价格、工钱一时间大幅上涨,原材料紧俏,工人也雇不着。”

  有的地方盲目追求工程进度,不仅欠下了债务,还给基层干部带来超负荷压力。“那时候,十几万干部常年驻守在农村,确实很辛苦。”一位乡党委书记说。也有基层干部反映:“这几年为还清欠债,占用了基层干部大量时间、耗费大量精力,很多好项目不得不停下来,等还清了债务再继续推动。”

  为处理好超常规建设带来的后遗症,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府多次召开会议专题研究,要求彻底摸清底数,确保按时支付工程款项。据介绍,目前正督促各级政府拿出兑付时间表和方案,同时防止重复投资、重复建设,巩固好建设成果;为防止工程质量问题和腐败问题,责成审计部门和纪委监委联合办公。

  “中办印发《通知》,给我们提出明确要求,也让我们清醒了头脑。为完成兑付,我们勒紧腰带过日子,项目宁可停下来,也要先把欠账还上!”某县一位负责人说。

血魔的话语,此时隐隐传来:“你也不用多想了,想了也没用。在血祭之地,我作为东道主,更作为你的长辈,想提醒你几点。”杨立此时虽然不过六重天的境界,而且修为还原未稳固!但他耳聪目明,却已经见识了中年人的不凡,回头看时,却感觉此人和影魔长得一般无二。

  长相朴实,自信适合演一切角色 拍《地久天长》揪心戏和王小帅相拥痛哭

  王景春 拿下银熊偿还多年前吹的牛

  对于电影《地久天长》让他斩获了新一届柏林电影节最佳男演员,王景春谦虚一笑,眯着眼睛,说出一句,“我也觉得自己演得太好了。”

  自王景春走上表演这条路开始,每次问他有没有信心成为一名好演员,他总是自信满满:“我本来就是个好演员。”

  从大龄考生到大器晚成,从万年配角到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他一路靠演技征服观众。采访中的他不太会说漂亮话,似乎就是存活于戏中的人。提及对于上不上微博热搜、红不红是否在意,“之前我还偶尔关注下大家写的啥,后来就想他爱写啥写啥。无论如何,我们一直存在,一直在工作、一直在创造角色,一直在拍戏、在好好生活。我得为了我自己活着,为了我的戏活着,为了角色活着,我不为其他的事而活。”

  A “擒熊”,源于很多年前夸下的口

  “我得去继续为我吹过的牛奋斗,要去把它实现了。”谈及斩获柏林电影节银熊奖后未来的奋斗目标,王景春说,能有今天都是在偿还很多年前吹的牛。

  那是2009年,王景春凭借电影《疯狂的玫瑰》获得了第10届电视电影百合奖优秀男演员,第一次获奖他就吹了一个特大的牛,“当时我说的第一句话是‘这个奖是我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分到上海电影制片厂,成为一名职业演员以后拿到的第一个奖’,这句话很长,但后面那句话更重要,我说我相信它(百合奖)仅仅是个开始。说完以后,旁边的人都很诧异,他们大概都是那种‘这人怎么这么自信’‘只是开始,你还想怎样?’‘这人太能装了’这样的感想。”

  王景春说,为了这个“特大的牛”他开始了长年的努力,他说自己想法很简单,就是把戏演好,“包括《地久天长》,我也觉得自己演得挺好的,为角色付出再多,都要去填上当年夸下的口。”

  B 相貌朴实,全班小生就他一板寸

  如果不是考上上海戏剧学院,现在的王景春说不定还在新疆百货大楼里当售货员卖童鞋,“我属于理性的人,机会不是靠别人给,而是靠自己创造。你想一个长得还挺好的文艺青年(笑),每天站在柜台里,给人拿大的、小的童鞋,你肯定觉得很难受,你会觉得为什么这是我的人生?”

  他向往艺术创作,也盼望着能够脱离现状,在某次观摩艺术团排练时,王景春认识了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导演朗辰,他跟随导演学了两三年,费尽周折,终于考进了上戏。到了上戏,他练基本功,钻研演技,改掉根深蒂固的新疆口音。

  样貌朴实的王景春,一看就不是走偶像派路线的演员,可他一腔自信并不觉得自己的形象对于表演来说有局限,“小时候我本来挺自信的,结果一进上戏有点懵,我们班还有一个特招生叫陆毅,班里全是小生,都跟他长得差不多,就我一个小板寸。”“那你会不会觉得没陆毅有优势,长得帅或许能有更多机会?”“这事咱不能去跟陆毅比,那不是一种类型的,你看我和廖凡比(大笑),参照物很重要。”

  王景春说他一直觉得自己长得特别好,工农兵学商什么都能演,“如果长得太好,大概就只能演一类了。”

  C “北漂”是历练,最受不了卖惨

  在上戏拍了不少戏,出演了一些小角色后,王景春渐渐也感受到了自己面临的瓶颈和局限,31岁的他决定做个“北漂”。

  刚到北京,人生地不熟的他迎面而来的就是没有戏拍的困窘,面对经济上和精神上的双重压力。但他不同于其他爱忆苦的人,对这段窘境至今也从未向媒体透露过细节,“我最受不了的就是把这些拿出来卖惨(的人),这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也是我走到今天必须经历的人生历练,不管好坏,都是一段必经路程。”

  作为“戏红人不红”的代表,他也凭借自己的努力在2013年以《警察日记》获得第26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到了今年获奖,他成为继廖凡后第二位获得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最佳男演员的华人演员。“我和廖凡是特别好的哥们,都很偏爱艺术电影,我俩在三年前就开始干一件事,成立春凡艺术电影,做艺术电影推广。到我们这个年龄、到这个时候了,也应该有一些责任和担当,让更多的人有机会欣赏到艺术电影的魅力。”

  D 俩大老爷们儿,边拍戏边搂着哭

  熟悉王景春的人都知道,无论是曲折的追梦之路,还是当下的美满生活,他都照单全收,但唯一不能妥协的就是对表演标准的降低,无论角色大小,他都会为表演倾注全力。《白日焰火》里的裁缝铺老板、《建军大业》里“匪气”十足的贺龙、《盗墓笔记》里的“三叔”吴三省、《影》中扮演的鲁爱卿……这些角色出场时间不超过半小时,但却让人印象深刻。

  到了《地久天长》中的刘耀军,这个普通人身上有太多和王景春相符合的特性,“这个角色感觉就是为我写的。”和王小帅再次合作,王景春回忆导演总在现场夸他,“你演得太好了”,“有一天拍那场劝咏梅不要哭的揪心戏,一共拍了三条,第一条拍完我努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绪),第二条拍完我说需要缓缓,到了第三条小帅说‘过了’以后,我情绪彻底不行了,就自己躲在旁边抽烟,眼泪咔咔地掉。可当我低头流泪的时候旁边还有更强烈的抽泣声,扭头一看是小帅,他就陪着我在那儿哭,两个大老爷们儿,他搂着我,我搂着他,就在那儿不停地哭。”他说王小帅拍戏过程中哭了好多次,基本是哭昏的状态。被问到如何看待自己的演技,他略带羞涩地说,“我也觉得自己演得好(大笑),但这还得由外界来评定。”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此刻,整个黑暗的无尽森林上空仍旧是有大片大片的飞妖飞掠。黑暗的深林远处更是时不时传来飞禽走兽声声狂叫,惊怒,还有凄厉之残叫。虽然这里是妖类的天堂,但是却也有一些原生态飞禽走兽活动,当然这些并非是妖类,而是入妖前的飞禽走兽,也就是万劫地的一切资源之基,然一道妖魔类需要修炼获取之刻,显然也是就成为一些天生就喜欢杀戮,妖魔类的眼中的对象,沦为了入妖妖魔嗜血喜欢的对象。“阿诚所言极是,不可先入为主,自缚手脚,不过,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还是要加大一下对小荒山的侦察力度,特别是要掌握小荒山护卫团的行踪。他脑海中灵光一闪,发现了一个更诡异的现实,那就是神婆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在石村中。这不符合常理,从他记事之日起就知道神婆的存在了,那一日他和伙伴们捣蛋闯到了神婆的房内,被阴森恐怖的气氛所吓到,神婆对着他们露出阴森的笑容,他们几个小孩子瞬间被吓得失禁了,害怕的瘫倒在地,甚至于有的小孩子都直接晕厥过去。 (责任编辑:徐世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