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地无名周身一圈一圈的光环泛着神秘的光芒让人目眩神迷。这种恐怖的生物,出生就是传奇境界,长大后更是轻松超越大圣境,随便一条成年的蛟龙都能将南域搅得天翻地覆,是传奇生物。难怪银光山庄会投降,这样的势力确实足以横扫东南域,不过在给他们一次机会也会死在无名的手上。

以前大越国虽然有些许的战火,但是大体上还是保持安定的,但是现在,却发现,整个大越国似乎都陷入了战火之中,村庄上火光冲天,一声声惨叫声。甚至于以后的生活安全都要有麻烦了,以前他还是执法弟子的他,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没了武功的话在面对那些以前的仇人的时候,在他们的眼中估计和老鼠一般,也好不到哪里去,可以随手捏死吧。

  张俊平:誓让荒山变公园

  新华社太原1月24日电 张俊平:誓让荒山变公园

  新华社记者梅世雄

  8年间,昔日垃圾满沟、山体破碎的荒山,华丽转身为绿树成荫、风景怡人的山顶花园,成为山西省太原市的形象名片。

  这一奇迹的创造者,就是太原市玉泉山城郊森林公园董事长张俊平。

  今年60岁的张俊平,曾从军23载,从普通士兵成长为一名优秀的营长。

  从军期间,张俊平曾带着战士们烧锅炉,研究出浪费少又烧得暖的方法,把锅炉房管理成能养花养鱼的地方。

  1998年,张俊平转业,创办了山西晋峰供热公司,承包采暖锅炉运营。

  转业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地处太原市西山的玉泉山始终是张俊平的一块心病。

  曾经,玉泉山矿产资源丰富,上百家小煤矿比肩而存。后来,矿产枯竭,废矿使玉泉山满目疮痍。每年大量垃圾汇聚于此,这里成了一个巨大的垃圾场。

  “山被破坏得不堪入目,我心里着急啊!”张俊平发誓要让荒山变公园,为太原造出一片绿。

  2009年,太原出台生态新政策,鼓励社会资本认养治理荒山DD

  允许企业在完成80%土地绿化任务的基础上,可利用不超过20%的土地面积,建设公园配套设施,适度经营一些开发项目,最终达到山体增绿、企业增效、农民增收的目的。

  张俊平第一个报名认养荒山。2011年,他承包了太原市西山部分破坏严重的荒山。

  认养容易,治理难。

  山体破损严重,破坏面坡度大多超过了60°。为了修路,张俊平调来大型机械,将峭壁“削”成斜面,安装能站人的木栈道。

  张俊平说,西山是座矸石山,工人们必须腰上绑着安全绳吊在崖壁上,用电锤一下一下凿坑。再把一筐筐粪土、一棵棵树苗一趟一趟地背上山。

  最初,张俊平雇用当地村民上山种树,可没过几天,工地上人就少了一大半。“又过了几天,一个人都没有了。”

  “在悬崖峭壁上种树,村民们吃不了那份苦,也不敢玩这个命。”张俊平说。

  张俊平没有放弃,他又雇了一批新的工人,自己亲自当施工队长,终于在山上打出近190万个树坑。

  人们深受感动,把张俊平和他的工友们亲切地称为“悬崖上栽树的汉子”。

  然而,种上的树还没熬到秋天,就因为干旱缺水,几乎全都枯死了。

  向专家请教后,张俊平决定引水上山。

  历经50多次的艰难试验,张俊平和他的团队终于研制成功自动排水法,不仅解决了山上的干旱问题,还起到了防火作用。

  苦心人,天不负。终于,张俊平的造林成活率几乎达到100%。

  为预防森林火灾,张俊平成立了消防队。这个西山唯一一家民营防火队伍,从2012年成立至今,先后成功灭火20余起。

  8年来,张俊平先后为玉泉山铺设5.9万根钢管、450公里灌水管线;植树500万棵,改造治理荒山13平方公里,废弃采空区变成了郁郁葱葱的森林公园,成为了太原市的形象名片。

  附近的村民梁焕真说:“现在,山上到处都是种树的人,荒山变绿了,咱打心眼里高兴。”

  由于入园免费,资金投入主要靠他的公司,目前陷入了后期经费不足的问题。张俊平打算寻找其他公司寻求合作。“只要还有一分钱,我就要花在西山绿化上。”他说。

  张俊平正在探索转型之路,希望能再用四至五年的时间,按照4A级景区标准,建设一个更加漂亮的玉泉山公园。

  现在,张俊平的植树队伍有1300多人,一大半是转业退伍军人。

  治理荒山的这些年,张俊平吃尽了苦头。2017年5月,在实地查勘中,张俊平不慎从山坡上滑下20米,摔断了左腿。可他,躺了两个月就拄着双拐往山上跑,结果因为下地太早伤势没恢复好,留下了病根。

  如今,年过花甲的张俊平,带着腿里的两块钢板和13个螺钉,仍然奋战在治理荒山最前线。

黄金狮子脚下猛踏,虚空碎裂开来,仰天长啸一声发出可怕的轰鸣之声。“是啊,恭喜殿下,四皇子太阴狠了!”

  迎来艺术生涯首版威尔第歌剧 完成每个男高音都有的情结
  石倚洁:磨砺12年 圆梦《茶花女》

摄影/王小京

  《茶花女》 彩排照

  1月19日下午,著名歌唱家石倚洁在国家大剧院迎来他艺术生涯中的首版威尔第歌剧《茶花女》。他在剧中出演男主角。

  1月16日,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石倚洁表达了自己对即将上演的《茶花女》的向往,称“每个男高音都有唱《茶花女》的情结。”作为当红的男高音歌唱家,他承认自己的确有很多邀约,但他并不会乱接戏,他认为作为歌唱家自律很重要,“外面的诱惑太多了,但只有抵得住诱惑,艺术生命才能更加长久。”

  新剧渊源

  12年后重启《茶花女》

  提前一个月抄谱记词

  作为自己主演的第40部歌剧的主要角色,饰演《茶花女》中的阿尔弗莱德可以说是石倚洁一直以来的一个梦想。他告诉记者,12年前自己闭关修炼的时候学习了12部歌剧,第一部是莫扎特的《魔笛》,第二部就是威尔第的《茶花女》。“当时由于年纪还小,我觉得自己声音的厚度是不够的,唱起来觉得力不从心,只是把音符学下来了,计划着35岁之后再唱这部经典歌剧。”

  原本和国家大剧院合作的《茶花女》是在2020年1月演出,但由于某种原因提前到2019年1月份了,正好和另一部即将在匈牙利演出的雷哈尔的喜歌剧《微笑王国》撞期。经历了一番纠结之后,石倚洁还是选择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茶花女》。

  虽然12年前曾经学过这部歌剧,但石倚洁回忆说当时学完之后就把谱子封存起来了,动都没动过,“12年后我再翻出来,除了《饮酒歌》等几段耳熟能详的唱段之外,其他的几乎都认不得了。”

  于是石倚洁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了,他告诉北青报记者,随着年龄的增长,背谱子的速度也减慢了,不过他有一个好方法,“我背谱子就喜欢抄,我常常是将一张A4纸折成四页,把谱子全都抄在上面。”他还像记者展示了他的“小抄”,正反两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这个方法不错,揣在兜儿里随时可以看。”

  接戏理论

  为让艺术生命能够更加长久

  什么时候该唱什么就唱什么

  石倚洁接戏有自己的规律,他从莫扎特、罗西尼、多尼采蒂等作曲家歌剧中的轻型抒情男高音角色开始起步,但他非常清楚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抒情男高音,这是在他刚开始学声乐的时候就知道的事情,所以之前参加一些比赛的时候也是照着抒情男高音去唱的,但20多岁的时候要想唱主角,只有罗西尼、莫扎特等比较轻型抒情男高音的角色,“作为歌剧演员最难的是最初的五年,从一张白纸要发展成为有一点曲目积累的成熟歌手,五年时间每年五部歌剧,挺痛苦的。真是摸爬滚打地往前走。”

  现在,石倚洁就有选择权。到了2013、2014年,他开始慢慢往抒情男高音的方向上有了更多的尝试。2014年开始他先在法国,后在奥地利演多尼采蒂的《宠姬》,这部剧在罗西尼、多尼采蒂的曲目里面算是偏抒情的。2015年,石倚洁又接了和《宠姬》的重量级差不多的多尼采蒂的歌剧《拉美莫尔的露琪亚》,在佛罗伦萨演出。再发展到2017年,石倚洁选择了智利圣地亚哥歌剧院唱了威尔第的《弄臣》。之所以有这样的安排,石倚洁告诉北青报记者,“其实《弄臣》的曼图亚公爵比《茶花女》的阿尔弗莱德更适合我,因为曼图亚比阿尔弗莱德的音域稍微高那么一点,阿尔弗莱德中声区非常多,曼图亚稍微高一点,对于稍微偏重一些的男高音唱曼图亚就稍微困难一些,对于我这个轻型抒情男高音来说就正好。阿尔弗莱德中声区偏多一些,他需要的音色更丰满,本来准备2020年唱的,后来提前到2019年了。”

  除了《茶花女》是比较主流的歌剧,石倚洁还会接一些在世界上演出比较少的歌剧,甘心情愿去演那些不那么常演的戏,对此,他表示,“就算不常演,也不会改变这部戏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打个比方说,我自己心里喜欢的剧DD《宠姬》很少演,但我喜欢这里面男高音的几个唱段。”

  石倚洁在接戏方面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他认为作为一名歌手的自律特别重要,不能乱接戏,“这个行业的诱惑很多,特别是年轻的时候很难抵御各种诱惑,我身边有太多例子了,脑袋一发昏,没有节制地接戏,几年之后嗓子就唱坏了。为了自己艺术生命能够更加长久,什么时候该唱什么就唱什么。”对于一些现代戏,很难界定是轻型还是抒情男高音,石倚洁就会告诫自己要理智地用声,“不去破坏它,但是用到最好。”

  未来展望

  调整进度每年两部新剧

  档期已经排到2022年

  不光是唱外国歌剧,唱中国歌曲的石倚洁也能牢牢抓住观众。听过他演唱《关雎》和《我爱你中国》的观众都为其动容。

  其实作为上海人的石倚洁常说自己的普通话不标准,分不太清楚前鼻音和后鼻音,为此他每次唱中国歌曲的时候都会特意查字典,把前鼻音和后鼻音标注上。“唱意大利文的时候常常会把很多细节的音标注得很清楚,就是因为那不是我们的母语。很多时候就是因为中文是我们的母语,所以有些发音才容易被忽视,标注上音标能更好地传达感情。”

  现在的石倚洁从早期每年五部新剧的进度调整到每年两部新剧。在石倚洁看来,要有充足的时间才能酝酿出好作品。多年的演出经验让他积累了自己的一套标准,一名歌手除了吐字清晰很重要之外,还要通过音乐色彩来传递情感,“所有的歌都是有音乐色彩的,声音和情感有强有弱,并不是一味地用强才是强烈的情感,有时候最感人的恰恰是弱音,最难唱的也是弱音,要敢于用这些弱音去表达内心更深层次的感情。”

  现在要想约到石倚洁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的演出计划已经排到了2022年,国家大剧院演出多尼采蒂的歌剧《拉美莫尔的露琪亚》和古诺的歌剧《罗密欧与朱丽叶》,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演出威尔第的《法斯塔夫》,西班牙奥维耶托演唱贝里尼的《清教徒》等五部歌剧都是已经确定下来的工作。

  面对近年来国际歌剧界越来越多的轻型男高音涌现,石倚洁表示自己并不担心竞争的激烈,“其实每两三年才能出来两三个真正好的歌手,最终被剧院认为唱到一定标准的还是非常少的,而且这个市场还是挺大的,只要每隔两三年这些剧院想到让我去一次,我就有活儿干。”文/本报记者 伦兵 田婉婷

  摄影/本报记者 崔峻 统筹/满羿

上百个虚空学府的弟子脸色难看的看着眼前的这个青年,这是挑衅,而且还是赤果果的挑衅,敢在虚空学府的地盘摆下阵来,这胆子不是一般的肥,而且就阻挡虚空学府一个,这不是明摆着冲着虚空学府来的么?无名那爬满了金色神纹的脸上竟然也难得的一片通红,那是被可怕的力量撞击导致的气血上滚翻涌,他脚下的石板已经完全化成一团粉末,被巨大的力量碾压至此。这一年多之中无名大部分时间都没有踏出他闭关的洞府,只是参悟一段时间,就出去斩杀一些亚龙,这一年多下来,倒是让他搜集到了十滴真龙之血,这可是一百年的寿命,全部都被无名搜集了起来。 (责任编辑:汪刚)